不能好好寫文畫圖我也很絕望啊_(._.)_

———

不要對廢物抱有期望了拜託你

這是怎麼了(
所以說這篇怎麼了嗎通知我點不開來啊(
這篇比其他篇都純多了不要突然發這種點不開的通知啊我好怕( ;∀;)

Hemophilia 14

#赤司血友病慎入。
#主虹赤,微all赤。
#文筆究極·渣慎入。

ok的話就開始囉↓
—————————————————
14.

『電話、現在方便接嗎?』

『傳訊息不行嗎?』

『…有些話、想親口聽你說なのだよ。』

『…這樣、可以哦。』

自從上次交換了電話號碼、赤司和綠間就常以課業學習互相交流,有時還會對籃球部的比賽做些調整和檢討,雖然對於非球隊何況是非本校生的赤司討論這些、實在有點奇怪,但不知不覺事情就發展成這樣了。

“信任”這樣的感情,果然是能一點一點慢慢累積起來的,就算一開始完全不想接近,一旦接近了、就不是那麼容易脫身了。

打從第一次相遇,綠間就覺得赤司是很厲害的人,

[凜緒]無題(想到再改吧(

#兩人夢之咲畢業以各自團體出道。
#兩人交往同居中。
#文筆渣慎入#

取名廢只是想寫個文orz

ok的話就開始囉↓
———————————————
「咳…咳咳…」

「ま~くん,喝點水?」

「…唔唔…」

看來還沒有清醒過來。

凜月將水杯放到床邊的桌上,看著一頭埋進被窩裡蜷縮著還在不斷咳嗽的真緒,心疼的撫過自家戀人帶有淚水的眼瞼。

好不容易雙方的團體假期時間終於湊在一起,原本還計劃著這幾天是要出門去玩一趟還是要待在家裡好好休息的凜月,還沒開始討論,一回到家就聽到從房間傳來的劇烈咳嗽聲,嚇得凜月東西還丟在玄關就衝進房間。

雖然一向不想給人添麻煩的真緒只是苦笑著直說沒事,那張藏不住疲倦的臉還是...

我喜歡將其歸於緣分ˊˇˋ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寫手雜談向二十題

那個啊…好像是前年…?姐姐大人說我可以寫寫看哦!(激動qwqq真的超級開心也非常感謝!其實當初就一直很想寫也確實有在寫qwq但遇到了很多問題x

先不說中間有些題目對我這個文渣來說真的十分困難x每次等終於要寫完的時候、手機就壞掉了_(._.)_不然就是沒存檔x

雖然不能怪誰(←←怪自己啊)總之最近終於把它給寫完了!qwqqq反正只是寫寫而已隨便看看就好x

#大概很多廢話、請儘管忽略我吧?qwq
#各種情緒交雜下寫出來的、看不懂很正常…嗯…(?

ok的話就開始囉↓
————————————————
1.請寫下喜歡的顏色

果然還是紅色吧ˊˇˋ
薄荷綠也很喜歡w

2.請寫下一個喜歡的名詞

殘陽...

[setokano]融雪

#架空世界設定。
#只是個腦洞大概分個上中下就能結束吧我想x
#這已經是大概一年半前的腦洞了ouo

ok的話就開始囉↓
———————————————
雪依然持續下個不停。

seto有些茫然地走在街上,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大街上,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來,印象中自己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他試著回想,只知道自己有意識以來就站在這個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多久了,淺意識告訴他,這個地方就像個迷宮,卻又不像迷宮那樣有個出口,準確的說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往哪裡走,為了什麼而走。

一條街上兩旁除了住家就是商店,每一個建築物都完好無缺,卻一個人都沒有,甚至一隻小狗他都不曾看見,街旁的樹全是枯枝,...

###傷眼注意!!我就喜歡鉛筆!(๑•̀ㅂ•́)و✧
#只是腦洞!注意只是腦洞!qwq

…這是我前年的腦洞了吧好像…
對我來說大概用畫的比寫的快(。
反正只是試閱(。

#架空設定。
#僕俺物理分裂。
#all赤前提下的主虹俺赤√
#前期的赤司君都是俺俺。
#後期大概有僕俺&黛僕赤√

#注意:圖的服裝什麼的、我至少看過50+的騎士服吧我想…和什麼作品相似的話絕對純屬巧合、就算被說什麼我也不會刪貼道歉的#

##雖然只是腦洞也請不要隨意拿走##

ok的話就開始囉↓
—————————————————

總之大概是有封建制度的國家…?奇蹟全員+虹村、桃井、黑子,都是算是騎士團的身份,虹村前輩是隊長,...

[赤司中心?]就是些小段子( ・∀・)

#真的就是些五十字不到的小段子。
#平時可能上課太無聊(。想到的片段腦洞。
#大概是在很廢物的情緒下寫出來的x
#之後可能會發展成1000~2000+的短篇…?
#好像也沒有很明顯的cp吧畢竟只是段子x
#希望能醞釀情緒後一字一句的慢慢讀完。(反正很短?

ok的話就開始囉↓
————————————————————
1.『Only and unique. 』

「你想怎麼做?」

「…我想…讓奇蹟重現…」

「但是你做不到、對吧。」

他像是嘲諷般勾起嘴角,若有若無的輕笑出聲。

「…」

「沒關係、你做不到的話、就由我來…」

如果奇蹟只能存在一個的話…

再創之前…就只能先捨棄掉了。
—————————...

[凜緒]雨落、雨停。

#原創短篇。
#文筆究極·渣慎入。

ok的話就開始囉↓
———————————————————

如果今天能稍微下點雨就好了。

衣更真緒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看著不遠處的窗外不禁這麼想著。

因為被烏雲遮住而顯得昏暗的夜空,微弱的星光絲毫無法穿透厚重的雲層,失去了陪襯的、逐漸被雲絲遮掩的月亮顯得格外寂寞。

他嘆了口氣隨後拍了拍臉頰似乎想鼓勵自己打起精神,眼前是堆滿在桌上的試卷和課本、還有放學臨時被送上門來的、一些需要學生會審核的表單。

現在的時間什麼的他已經沒空去在意了,大概是凌晨兩點,稍微估了下上述事項的重要性,不到分鐘的時間他還是選擇把課本收好,開始了一張張的文件審核。

他...

Hemophilia 13

#赤司血友病設定。
#文筆究極·渣慎入。

ok的話就開始囉↓
—————————————————————

「修造你來了啊…啊啦、這位是…?」

虹村母親還望著牆上的時鐘想著自家兒子這時間差不多該到了、一旁的桌上準備好的滿餐佳餚還好好的保持著溫度,然而她完全料想不到、在門後除了自家兒子還有另一位客人。

這樣意外的想法對於虹村母親來說是十分正常的,虹村修造從來就不是會把自家私事多嘴給外人聽的、總是將家事埋沒於心裡獨自承受煩惱的、令人很是擔心的成熟兒子。

她知道這一向是她寶貝兒子的作風,但這次竟然不僅僅只是說出口、更是直接將人帶到了醫院來…

…想必這個人對於自家兒子來說也是十分特...

1 / 6

© 只是隻呆毛貓 | Powered by LOFTER